您現在的位置:Fun書 > 工作漂流(譯文紀實)
工作漂流(譯文紀實)


新剑侠情缘人物选择:工作漂流(譯文紀實)

作  者:[日]稻泉連

譯  者:竇心浩 譚婉心

出 版 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年06月

定  價:48.00

I S B N :9787532781058

所屬分類: 文學  >  紀實文學    

標  簽:

[查看微博評論]

分享到:

TOP好評推薦   [展開]

書評書薦

TOP內容簡介

“這個行業真的適合我嗎?”
“保持現狀似乎就是在走下坡路……”
“選擇越來越少,我還能做什么?”

20世紀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破滅,終身雇用制和論資排輩的時代走向終結,就業方式發生了根本的改變。雇傭者和被雇傭者的雙向選擇帶來的是自由,也是壓力。這一時期之后進入職場的日本年輕人被稱為“迷惘的一代”。

曾經,找到一份工作就意味著穩定的人生;如今,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跳槽,創業,出國深造……三十歲上下,換跑道似乎還不太遲。年輕人以不斷改變對抗不安,在職場中漂流不定,尋找屬于自己的生存方式??刪烤谷綰胃謀?,該漂向何方?

8位日本年輕人的職場故事
8場“迷惘一代”的生命漂流

TOP作者簡介

稻泉連,1979年生于東京。1995年從神奈川縣公立高中退學,1997年通過大學入學資格檢定,考入早稻田大學,2002年從第二文學部畢業。
2005年憑借《雖然我也在戰時出征:竹內浩三的詩與死》,獲得日本大宅壯一非虛構文學獎,成為該獎項極為年輕的得主(時26歲)。已出版的作品有《我的高中輟學手冊》(1998)、《我們工作的理由、不工作的理由、不能工作的理由》(2001)、《重生的書店》(2012)、《連接生命:東日本大地震,修復大“大動脈”國道45號之戰》(2012)等。

TOP目錄

前言
第1章 好似身處漫長的隧道之中
城市銀行→證券公司 大橋寬?。?3)
第2章 到底什么才是我“可以勝任的工作”
西點店→中型食品公司 中村友香子(30)
第3章 遇到了“理想的上司”,所以辭了職
中型IT公司→人才中介公司 山根洋一(30)
第4章 安于現狀,就會跟時代一起“墮落”
大型電機公司→大型電機公司 大野健介(32)
第5章 無所謂工作是否適合自己
中型廣告代理公司→大型廣告代理公司 藤川由希子(29)
第6章 不希望“結婚、生子、買房、結束”
大型綜合商社→IT風險企業 今井大祐(29)
第7章 選項的不斷消失真是太可怕了
經濟產業省→IT風險企業治理層→瓷磚廠商治理層 原口博光(32)
第8章 正因為總是不安,所以只能不斷前行
外資咨詢公司→外資咨詢公司→MBA留學 長山和史(33)
后記
文庫版后記

TOP書摘

第1章 好似身處漫長隧道之中 

  那一天,駛向屋久島的輪渡徐徐地加快速度,大橋寬隆胸膛里心臟的跳動仿佛應和著這種節拍,律動得更加有力了。 

  雖然還未下雨,但天空已全然被鉛灰色的云所覆蓋,大海的波濤也洶涌不止。船引擎發出低低的悶響,這聲音像是響徹在體內深處的某種鈍響一般。每每和海浪撞擊,船身便會大幅地搖晃。 

  大橋仍感到些微的疲憊。兩天前,在熟人的婚宴上正好碰見了來鹿兒島的舊友,兩人相約一起去攀登了海拔922米的開聞山。疲勞感也許來源于此吧。 

  這座秀美的山峰也被稱作“薩摩富士”。在山麓附近,具有當地風物特色的油菜花成片地開放。 

  大橋在學生時代參加了登山部,幾乎每周都去攀巖。所以,要是放在以前,讓他跑步攀登這座不消兩個小時便能登頂的開聞山,也是沒問題的。 

  可事實是,身體似乎不太聽自己使喚,現實顯得毫不留情,讓他切身察知到踏上社會之后不規律的生活狀態與隨之帶來的疲憊感。 

  他一邊嘗試著勻整呼吸一邊繼續向前邁進,身體的笨拙鈍重卻著實讓人感到無奈。總之,雖然慢點,卻也是在穩步向前推進。這種時候,并無匆忙攀登的必要,做到保持好自身節奏便足夠了。只要一直堅持下去,就能翻過山脊、來到山頂,盡覽美景了。 

  ——在這段旅程中,某種答案就快要呼之欲出了。 

  他一邊這樣想著,一邊默然行進在漫漫登山之路上。 

  2002年1月的那次旅行,正是利用了一年一次的年假才得以實現。 

  當年,大橋在某城市銀行上班。因為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喜歡旅行,于是心里有了一份被派遣前往海外支行工作的夢想和期待。但是,當時金融業界正迎來了史上從未有過的紛亂時代,以1997年北海道拓殖銀行的破產為首,山一證券、日本長期信用銀行等金融機構陸續宣告經營破產,一度在業界掀起了狂風驟雨。 

  在大橋入行工作的1999年,由于泡沫經濟時代的業務拓展所帶來的遺留問題,他所在的銀行又再次面臨數額巨大的不良債權?;?。2001年之后,關于這家銀行陷入嚴重經營不善局面的傳言播散開來,被多家媒體曝光,包括其他眾多銀行所派駐的海外支行,都眼看著被迫從當地撤走??悸塹秸庵智榭?,去海外支行工作的想法便已然泡湯了。 

  這三年間,長期經手著日常業務,對于金融機構不斷宣告破產的嚴酷現實,以及行業信譽不斷崩塌的過程,他也都是親眼所見的。 

  銀行業界大幅縮減著在泡沫經濟時代擴招的聘用名額,極端的甚至下決心不再另聘員工。當然,大橋所在的銀行所聘用的應屆畢業生人數也一直在低位徘徊,導致一年年地過去了,他仍以新職員的身份繼續待在支行的底層。 

  這樣嚴峻的時代形勢給他入職后三年的職場生活都籠罩上了一層灰暗的陰影。 

  為前輩們處理各種雜活的永遠是自己。比如說,被指派去當工會辦事員這事兒。工會送資料的頻率總是很高,他通常是先要把這些資料復印好,再發給大家傳閱,然而面對總是以“現在很忙”為由而不耐煩甩臉的前輩,他還必須耐著性子詢求他們對資料內容的意見。他還要時刻關注賬票一類表單的用量,眼看著快要用完了便要重新訂購。另外,復印和碎紙的雜活也落在了他身上,如此種種,不一而足。一邊要處理好這些工作,還要接待自己的顧客,完成嚴格的營業定額無疑更為重要。 

  問題在于,在他內心里總認為自己被埋沒在底層,因此堅守崗位的干勁總也提不上來。業績滑坡、錄用減少,他對這種現實逐步認清了,說不定自己在這所銀行里永遠都只能是個新人小職員。這樣的念頭越來越清晰,怎么也揮之不去。 

  如果說身邊有崇敬景仰的上司或前輩的話,或許境況和現在會有所不同。但事實是,如今深陷此地,在和職業緊密相關的經驗和技能方面,積累仍然單薄寥少,每天也只能忍氣吞聲,忍受著庸碌無為的日常。身處底層的無望感喚起了他對人生的價值和意義被踐踏的恐懼感。 

  他每天早上6點起床去公司上班,晚上過了11點才回到員工宿舍。那段時間,大橋對這樣單調的日子迎來送往,從他疲憊不堪的身體里,時常涌現出一種類似憤怒的情感——自己現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這樣的日子究竟要持續到什么時候? 

  這樣想著,類似于某種隱隱恐懼心理的不安感在他胸腔里擴散開來。 

  去海外支行工作的夢想也淪為了水中之月。原本就是在金融?;縈業氖焙蚪胍泄ぷ韉?,還偏偏懷抱著這種隱秘的期望,回想起這種僥幸心理和過于樂觀的態度,他忍不住跟自己置起氣來。 

  日常工作當中,在他強行壓抑著自己情緒的同時,還一邊和中小企業的經營者們打著交道,有時候不得不冷冰冰地明確告知他們現在不能融資貸款。在以一人之力主持小型公司各種事務的年長經營者中,不乏品格優秀、值得肅然起敬的對象,有的經營者還向大橋講述了一些富有啟發意義的經驗談以及他們充滿艱辛的心路歷程。但有的時候,作為銀行工作人員,他不得不辜負他們的期待,以盡到他明確告知的義務。 

  盡管知道一定會有上司或前輩批評自己年輕幼稚、不成熟,但對于剛踏入社會、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來說,長久以來的和睦關系忽然崩塌,這無疑給他造成了持久的心理創傷。 

  就在這個關口上,一次他在網上搜尋旅游度假地的訊息,為休假提前做準備時,偶然中看到了屋久島招募漁夫的廣告。于是他便大致瀏覽了一遍,上面介紹到漁業工會會派專人來進行洽談并據情況牽線搭橋,為申請人介紹當地的漁夫來作指導。 

  他已然身心俱疲,不由得產生了單純簡單的想法—— 

  有這種機會,不如就去當一個漁夫吧!當了漁夫,便不用再去理會那些糟心事了,好想過上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生活??! 

  雖然想辭掉工作,但卻一直迷茫、猶豫不決。現在跳出這個框子,產生了去當漁夫的想法,這對于他來講,則是從一個心里稍微有點底的視角來重新審視以前的生活狀態吧。盡管當漁夫實際上是非常不切實際的想法,但內心充斥著強烈的躁動不安,催促著他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緩和如今這種懊喪的情緒。他迫切地想要逃離目前的狀態。 

  ——從能向窗外眺望連綿不絕的海面開始,大約過了四個小時,海上才逐漸浮現出島的身影。一直坐臥在二等艙里看書的大橋站起身來,看向外面的景觀。 

  船要在屋久島的宮之浦港靠岸,這會兒便逐漸減緩了前行的速度。 

  眼看著就要逼近港口護岸了,空氣里隱約開始飄散起一股機油尾氣的味道。于是,在這種就要打開未知世界大門之時,一種期待與不安交織的情感便油然而生。 

  一抵達港口,大橋便立即決定首先去拜訪事前已聯絡好的漁業工會辦事處。 

  這個漁業工會主要負責向申請者介紹當地漁夫,同時組織屋久島的漁業體驗項目。 

  “您好!我是前幾天打過電話的大橋,您那邊現在方便替我介紹一位作向導的漁夫嗎?” 

  在他發出明晰的提問之后,辦事員很快就替他聯系到了負責人,進行了確認。 

  經過漁業工會職員的一番指點之后,他了解到,捕魚粗略分為兩種,一種是單絲釣,另一種則是撒網捕撈。捕獲到的魚類應主要為鰹魚和青花魚,其中經過去腥處理的去頭青花魚和干青花魚還是屋久島的有名物產,捕到的這些魚最終會被運往鹿兒島市售賣。 

  時間一分一秒地慢慢溜走。 

  不一會兒時間到了中午,一位早上出海的漁夫正好捕完魚從海上歸來。 

  短時間內,漁船就被順利引導進入港灣,在七手八腳的幫助下,漁夫麻利地完成了戰利品的卸裝。在這一系列作業結束后,灑脫豪爽的漁夫用和善親切的口氣向大橋發出邀請: 

  “今晚住哪里決定了嗎?要是還沒決定,我知道有一個去處,帶你去吧?!?nbsp;

  村里一共只有兩家旅館,他帶大橋來到其中一家門前,隨后從車里取來好幾條當天釣上來的大魚,對旅館的主人囑咐道:

  “這位仁兄想體驗一下漁夫的生活,請一定替我好好招待他,給他煮點好吃的魚吧!” 

  第二天、第三天,天公都不作美,屋久島的天氣惡劣異常,大海上波濤翻滾,風雨如晦。 

  據說在這個時節,能出海打魚的日子一個月里不出幾次。盡管如此,在島上的一切體驗都顯得如此新鮮,大橋有好長時間都沒能體會到這種解放感了,如今卻能心安地沉浸其中。 

  由于不能出海打漁,受皮膚曬得黝黑的年輕漁夫的指示,他便轉而去幫襯港灣和海岸的堤壩工程施工了。向海中投擲用水泥筑成的防波塊,再往沙袋里裝滿泥土,一袋袋堆疊在海岸邊,作防波堤用。 

  轉眼到了中午的飯點,附近村落食堂提供的咖喱飯格外美味,讓他吃得心滿意足。盡管防浪工程作業十分辛苦,但早出晚歸往返于作業工地的生活,卻讓他感到格外暢快與愜意。 

  工作的同時,時而會有漁夫工友和他嘮嗑起這樣的問題: 

  “如果想要留下來工作,最好先成家,再帶上妻子兒女一起過來比較好?!?nbsp;

  有人建議,或者等有了女朋友,再帶上女朋友過來,說是因為島上的年輕女孩特別稀缺。 

  “可我目前還沒有結婚的打算呢!” 

  “好吧。既然如此,不如來我家???收入嘛少是少了點,不過我老婆在院子里種了好些蔬菜,我平常打打魚,海魚味道也鮮,基本生活倒是不成問題??梢韻仍諼壹易∠呂粗?,再慢慢考慮要不要去購置一艘捕魚船?!?nbsp;

  然而,其他一些年長的漁夫似乎是注意到了大橋的苦惱情緒,趁著午休的閑聊時間,給他提出了一些忠告。 

  “你小子是咋想的呀,跑到這里來?” 

  被這樣一問,他發現自己好像也說不上來前來此地的理由。他嘴上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又有旁人插嘴道:“你辭了銀行的工作,但又沒什么捕魚的經驗,那來我們這種地方做什么呢,一個城里人怎么可能做得了漁夫的工作?” 

  一個人忍不住接話:“若是有人真心來這里工作,我們一定會非?;隊?,但確實有人一看就難以勝任,這時候我們就會勸他最好回家發展?!?nbsp;

  幾天過去了,他仍是一次海也沒出成,最終不得不選擇返回東京。 

  “無論你還回不回來,拿上這個吧!”這幾天一直照顧他的那位漁夫遞過來一張寫上了電話號碼的紙片,讓他接著。 

  為期一周的休假轉瞬而過,幾天前從港口乘輪渡來到此地,現在原路返回,走上了歸途。 

  心里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飄散發酵,思緒四處游走,他感到有點茫然。 

  他尋思著漁夫們跟他講的購置漁船之類的話。 

  大橋回想起他們溫暖的話語,不知不覺間感動涌上心頭,同時,他發覺自己在無意識中竟在考慮向漁業工會借貸的風險指數。也許在“風險指數”之類的行業用語浮現在腦海中之時,他才會想起身為銀行職員的自己與生活在島上的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吧。 

  想要找到答案,果然還是沒那么簡單——但在這一周時間內,通過對島上生活的初級體驗,可以確信的是,那種日常生活的踏實感多少有所回歸。 

  雖說對公司這個存在所懷抱的情感還沒有強烈到完全“不信任”的程度,但確實說不上有什么信賴感。 

  大學畢業踏上社會之初所經歷的職場生活,除了聽從前輩的差遣打雜之外,還要應付嚴格的定額任務,天天如此,疲累不已。 

  盡管如此憋悶,如果能對社會作出什么貢獻的話,也許會稍微有點價值感吧。但在如今這個時期,銀行所面對的,是深陷不良債權泥潭的自營?;?。 

  童年在泡沫經濟時代度過,踏上社會之時,一直存在于模糊想象當中關于“安定與增長”的童話終于破碎了——理所應當的“發展”神話正悄然消失。在這種時代風氣中,終身雇用和論資排輩的舊規不可能再存續下去了。 

  說起來早在1998年實習之時,他心里就開始對職場產生抵觸感了。 

  當時還在名古屋大學法學院上學的大橋,原本最理想的職場就是綜合商社。一方面是想借著這種工作性質去海外工作,再者在校友回訪日回校拜訪的前輩中,碰巧有很多看似頗有領導號召力的體育會系物,大橋顯然也受此影響。 

  大橋在高中和大學時代都是手球部和登山部的一員,在他看來,他們體格強健、性情灑脫,便從心底里生出一種深深的認同感。雖不知今后會從事什么樣的工作,若自己能像這當中做營銷方面工作的前輩一樣,找到一種能鍛煉自身的工作方式就好了。 

  但他為什么后來就進了銀行呢? 

  他開口道,到了大三下半學期,有好幾家銀行的人事與他取得了聯系。 

  他有求職意向的說到底不過是三菱商事、伊藤忠以及丸紅這樣的綜合商社,但他又不能把所有的人事給全盤回絕,再說拒絕是需要勇氣的。A銀行的面試時間正好與他的面試行程表不相沖突,于是他決定接受這個求職邀請。 

  “當時想著說不定去面的幾家商社中,兩家都有戲,但在終面之后都遲遲沒有回信,心里怕黃了,正坐立不安之時,去參加了A銀行的最終面試?!?nbsp;

  那天,他在名古屋市內的一家賓館客房里參加了A銀行的最終面試,至今回想起來,記憶猶新。在這之前的同一天內,他已經參加了好幾場面試了。他馬不停蹄地趕著場,跟人事負責人們重復進行了大約5次類似的面談。然而到了最后一場,跟最后一位負責人進行面談的時候,大橋十分坦率地講出了自己的意向,包括想去海外工作的想法,并且講明了他現在正等待著某綜合商社最終面試回信的情況,如果通過,他會選擇去這家商社。 

  到現在為止的這幾場面試中,有好些人事負責人聽他說到了海外,便毫不猶豫地連連隨口答應道“那沒問題”,從他們這種態度來看,自己好像挺讓他們滿意的。 

  “但是,我私底下也沒做什么功課。受眼前求職活動所迫,到底這家銀行在海外擁有多少家支行,什么級別的員工能被派駐海外,一概沒有事先好好了解一下,這點確實值得反省?!?nbsp;

  過了一會兒,他被叫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面前的人明確地告訴他:“你已經被內定了?!?nbsp;

  這讓他不由得吃了一驚。 

  他在特別房間里坐著等了一會兒,沒過多久,負責面試的人事科長徐徐地走了進來,臉上堆滿了笑容。 

  “好了,現在請給××打個電話吧!” 

  對方來了這么一出,大橋只好把綜合商社的聯系方式如實告知了對方。 

  他之所以把自己還在等待綜合商社的最終面試結果的情況告訴他們,是因為自己萬一要拒絕A銀行的內定,也好有一個說辭。但是,對方作為人事負責人,和大學生打了好幾年的交道了,實在要高上一兩個段位。他們充分利用時機,搶在求職者心儀的其他企業前面,率先發出內定錄用通知。一方尚有可能拒絕,一方火速發放內定卡,他們把綜合商社和自家銀行放在了天平兩端,讓求職者作出抉擇。大橋不得不立馬作出決斷,這自然讓他感到非常不安。 

  “于是,人事科長撥通了對方商社的電話,把聽筒遞給了我?!?nbsp;

  這種情境讓人感到一種不由分說的壓迫感。 

  “向對方報上了學校和姓名,隨后便講明自己要放棄最終面試。那邊的回復言辭間好像早已習慣了這種情況。這種事情,應該也不在少數吧?!?nbsp;

  為什么這種時候,自己會如此干脆利落地答應放棄綜合商社呢?連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乖誥群湍康煽詿糝忻換毓窶?,便被人推搡著脊背,作出了選擇A銀行的決定。從這一點倒可以看出來他還真是老實。 

  所謂的“內定拘束”便是從這個瞬間開始的。掛斷電話之后,一直對他以客人禮儀相待的人事科長卻突然變了態度,用起了命令的口吻: 

  “好了,現在馬上回家去,收拾好行李就過來吧,我們要去山上?!?nbsp;

  傍晚他來到了指定集合的車站,除他之外,還來了另一個內定者。入職一年的銀行職員作為陪同,負責管理帳篷,問了之后發現他們將要去的是中央阿爾卑斯所在的銀行保養所。 

  到了保養所,還與同樣在名古屋接受面試并被留用的另外兩名內定者會合了。三天兩夜的特殊“旅行”顯得十分無聊。來這個地方本身就已經是目的了,并沒什么特定的安排。入職兩年的前輩也苦于打發這樣無聊的時間,最后竟提出“去釣個魚什么的吧”這樣的建議。 

  要說這本來是忙于求職活動的時期,以這樣的方式虛度了時間,雖然理由正當無可厚非,卻也讓大橋感到有些不安。他又想起了那位剛確定留用他便改了口氣的人事科長,不禁陷入了隱憂——在這樣表里不一的世界里,自己能踏實地走下去嗎? 

  到了夜里,其他學生們也流露出了多半是破罐子破摔的情緒,說道: 

  “真是又蠢又無聊,非得經歷一遍這種荒唐事才能被錄用,這種破單位,辭了算了吧!” 

  從三天兩夜的旅行回來之后,A銀行的年輕人們也都每天保持著聯絡。入職一兩年的職員們每天早早地完成了工作,變換著花樣一連開了好多天的酒會。就連周末也是從一早就和大橋他們這些內定者約在一起,去看電影、唱卡拉OK、開酒會,這樣的日子持續了3周的時間。 

  因為不久之后,就是制造類企業的入職筆試和面試了,這樣做是為了讓大橋他們沒機會去參加這些考試。 

  這樣的日子過著過著,眼看著去綜合商社的工作也沒什么著落,這時大橋已經失掉了一半的希望了。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當銀行職員的想法卻像某種隱秘的期待一樣,一點一點地在他心里生根發芽。這種心情值得好好玩味。每天一起喝著酒,年齡又相近的招聘主管逐漸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對他說起了真心話。 

  “最近和你們這幫家伙一起待的時間可真長??!”主管邊說著嘴角浮起了一絲苦笑,“上大學的時候,都沒有和女朋友待一起這么久過?!?nbsp;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聊著,他們就談到工作上去了。作為內定職員,他雖然對這個工作感到無趣,但面對前輩們口中所描述的未來世界,他又變得興趣高漲了。金融業確實處在最不景氣的關頭,但這表現在哪些方面呢?他不自覺地產生了這樣的疑問。假使進入商社之后跟吃緊的營業數據打著交道,這與金融業在逆風中拼命站住腳跟之間,會有什么職業意義上的不同呢?

  不知何時他開始覺得這工作說不定還有點意思?;蛘咚?,他已經放棄了去商社工作的機會,如今在內心中不說服自己這樣去想的話,也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總之,先試著努力工作吧?!?nbsp;

  他讓自己迸發出了積極向前的干勁,又迫使自己對在A銀行工作的這份期待感發了酵。 

  “大橋,你睜眼看看現實吧!”被安排到首都圈的支行不久之后,在某場聚會的酒桌上大橋正談論著對未來的憧憬,一個喝高了的公司前輩毫不客氣地開口說道,“真是年輕??!想被外派到國外工作?這也就是你們年輕人才經常說的話?!?nbsp;

  被這么一說,大橋只好沉默下去了。 

  至此有關工作的話題陡然被強行標上了一個休止符,接下來登場的就是平時所慣行的那一套。說說某個不在場同事或上司的壞話,對同一支行里處理日常事務的普通“女職員”評頭論足,相互調侃著詰問對方有沒有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大橋逐漸對這些感到不耐煩,想早點回宿舍去。 

  但是,他也對上司和前輩們在酒桌上哄抬氣氛發散壓力的情緒感到理解。如果自己也在這所銀行里工作了幾年,娶妻生子,靠需要不斷償還的住房貸款修建起了自家房子,恐怕遲早也會跟他們一樣,沒事發發牢騷,抱怨抱怨生活。想到這里,便對未來懷有一種隱約恐慌的心情了。 

  進入銀行工作已過了大約一年的時間,大橋對迄今為止在銀行的業務方面感受到的忙碌作了如下陳述: 進入銀行之后,在研修期間雖然也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但隨著被派往全國各支行,120名同時期被招進的銀行職員也如星散。像這樣,作為新人,在被分配到的崗位上獨自開展工作的過程中,逐漸有了一些切實的感受。 

  銀行職員的日常工作,能給人多余想象的空間實在有限。 

  他們所經手的業務就是向顧客發放貸款資金。顧客群體中兼有新老客戶,大橋他們這些營業人員就負責接待客戶,懇切地為他們解說融資的方案,再有就是坐在辦公室里制作與出借貸款相關的資料。資料隨后提交融資審查部門進行審批,按順序接受科長、支行行長的批準,確認沒有問題之后,才最終為這項貸款業務發放通行證。 

  上司和前輩們以及處于鏈條末端的他們這種營業人員站在各自的立場上,日常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重壓之下工作的嚴峻狀態讓他感受最為深刻。比方說,以整個支行一個月負責100億日元的借貸定額為例。要分算的話,支行行長是100億日元,部長是30億日元,普通員工就是1億~5億日元,如此一來,借貸配額的重壓也就形成了連鎖效應。 

  “所以,業績達不到的話,團隊全體成員都會焦慮不已。行長和部長們雖然不直接經手具體營業事務,卻開始對部下持續不斷地加碼。大體感受就是,今天之內要是完不成500萬的借貸業績就沒法回去交差,這周內達不到1億的話,行長更是無顏面對上一級的地區營業總部部長。由于整體業績呈下滑的態勢,無論什么身份的職員都經常無奈仰天,臉上的愁容也一天天堆積得更深?!?nbsp;

  面對這種行情雖說大家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但由此,銀行上下都被籠罩在了一種比想象的更為沉悶的氣氛當中。 

  沒有那個閑暇時間去關照剛上崗工作的銀行新人——從前輩們的態度中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一點。由下至上所有員工都慣常擺出一副事情多得騰不出手的樣子,焦躁如熱鍋上的螞蟻,就連大橋把文件遞交給上司的時候,也能從對方的臉上讀出“我現在忙得不行”的潛臺詞。 

  就連在做接聽電話、復印文件、碎紙銷毀這一類被推給新人的雜活時也會吃閉門羹,有些前輩會以“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為由把他打發走。在這種時候,上情下達的公司結構才終于起了作用。 

  到了月末,本以為可以順利通過的銀行內部貸款審批又遲遲下不來的時候,他們的焦躁情緒就會達到頂峰。 

  “每當這時,不僅僅業績額會泡了湯,還要專程跑去跟貸款人道歉,因為當時已經向對方承諾一定能拿到貸款。對方就算接受了道歉也無濟于事,所以之后還要就資金籌措的問題繼續與客戶商談,小心翼翼地賠著笑臉拜托對方能否考慮換一家銀行重新借款。所以說一旦被告知內部審批沒通過的話,心情就會一下子跌到谷底?!?nbsp;

  跑業務這段時間下來,大橋覺得再沒有比告知客戶“貸款沒能辦下來”時對方失望的神色更加令人難受的事了。 

  “有一次是住房貸款的審批剛下來幾天后知道客戶所在的公司破產了,本來可以借出的資金只能臨時收回,于是連夜打擾拜訪客戶家里,點頭哈腰地表示歉意。家里丈夫因為要處理善后工作還待在公司,只有太太在家,看樣子已經憔悴不堪,非??閃?。在她面前道歉,又到底算怎么回事?實在是難以啟齒?!?nbsp;

  更糟糕的是——懷著滿滿負能量回到銀行的時候,又會受到上司冷冰冰的數落——“業績提不上去的人還回來干什么?” 

  這樣強制跑外勤的要求,把一個個員工搞得整天疲于奔命。 

  在業界,普遍認為手持漂亮“業績”的人最受尊重,但大橋卻認為這不就只是一個裝點門面的東西而已嗎?為什么一方面“業績”被當作是絕對價值,另一方面又存在“粉飾業績的技巧”,并且里面還蘊藏著一種奇妙的共識,給人帶來壓力。 

  大橋雖說也有掐著時間節點湊滿營業額的時候,但每個月都還算基本完成了預算任務。在這段時間,有時候其他新人全都沒能做完的配額任務,卻唯獨他一個人能順利完成,這樣的成績理應受到獎勵。所以說,“人因為想法上不同,既有仔細思量后再付諸行動的人,也有與之做法不同的人。只要最終讓業績上去就行,這個過程不也應該是多樣的嗎?”他想著這種具有理想化合理性的問題,但實際上在他親眼所見的銀行這個世界里,卻不是這樣運行的。 

  要說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他忿忿道:“還不是公司里根深蒂固的‘無差別同等晉升觀念’所導致的?!?nbsp;

  “雖然講起來是些不起眼的小事,但是年紀最大的科長是幾歲,年紀最輕的部長是幾歲,這一類的情況一直潛藏在大家的意識中間。對于無論斬獲多大成績的厲害人物來說,在成為科長之前關于年齡都有一個不成文的門檻限制。要是打破了這種規制,比如說三十二歲的人當上了最年輕的科長,可公司里還有到了三十五歲還沒成為科長的人,這樣的情況就會被認為是打破了公司內部的平衡。所以無論實際做出了多少成果,也不可能早早地接手分量更重的工作。在人事調動的時候這種情況尤為突出,當安排結果公布的時候,大家都群情高漲,互相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仔細想一想,這樣的公司氛圍真是不可思議?!?nbsp;


TOP 其它信息

裝  ?。?/b>平裝

頁  數:272

版  次:1

開  本:32開

紙  張:膠版紙

加載頁面用時:110.0733
關閉